2010年6月13日 星期日

去北京參加 Asia Academy of Prosthodontis(AAP) 理事會




與蕭裕源教授,洪純正教授北京之旅
初下北京第三航廈
水立方
北京友誼飯店花園廣場
第一次到北京,第二次到中國,灰蒙蒙的天空,繞著捲舌音的親切計程車司機,令人驚艷在黑夜中途然遇到的水立方,崛起的大國,突然出現在逐漸流失優勢的台灣人面前,這次的感受比去年第一次踏上廈門感覺更加強烈。明天要和中國假牙專科學界的領導開會,中國的牙醫現在如何呢?已經聽說了!陳柏堅醫師說他們愈來愈厲害了!
中國將要主辦2011在上海世博會館舉辦AAP的亞洲年會,這是他們加入這個學會後第一次擔任主席和主辦大會,看來是很慎重其事。將來中國在AAP的角色,在AAO(Asia Acasdemy of Osseointegration) ,在ICP (International College of Prosthodontics)將扮演重要的角色,這是我們必須理解與尊重的事實。
十多年來蕭裕源教授,詹兆祥院長,林哲堂院長以及許多老師在亞洲贗復,假牙,植牙的領袖中間打下深厚的基礎,我們也持續的在AAP中扮演支持與活躍的角色,這十幾年,藉著每兩年的大會,我們學會總是一大群人,帶著紅酒走過亞洲許多城市,當年在富士山的山腳下,詹兆祥院長,溫俊廣教授,蕭裕源教授,葉聖威醫師,方景亮醫師,把旅店所有的酒全部喝完,一開始只為了一句話,學校和學校之間的爭執!之後我醉到不省人事,方醫師半夜幫我按摩,葉醫師到第二天早上還蹲在廁所無法上車,這些美好的回憶與一起經歷過大大小小的戰役,使我們的學會成一個團結與有力量的團體。AAP對我們是非常重要的!前輩打下深厚得基礎,我們也要為後輩持續紮根,兩岸的力量,亞洲的力量我們若是缺席了,以後就接不上了!所以我要為我所說的話致歉,我說:AAP這次北京例會不重要,我可以不去嗎?理事會眾多理監事堅持我一定要出席,我這次收穫很多!謝謝大家!
     我們要藉著AAP,參與亞洲與兩岸的事務,帶領我們許多很優秀的後輩被世界看到。我們這一輩是去美日取經,但是我們的後輩夠強,將有更多的醫師要在崛起的亞洲與世界中佔有一席之地!AAP,AAO,傅立志主任持續參與的ICP,都是我們不可以輕易放棄的舞台!這是我這次深深的體會!當年2003要成立AAO時,韓國首爾大學的Dr. Kim, Dr. Shin, Dr. Hung問我台灣植體學會參與亞洲的意願,我推薦當時植體學會的團隊,如今 Koren Prostho.已成為AAO 的骨幹,Dr. Shin同時成為AAO主席與續澳洲之後ICP第一位亞洲人主席 ,在國際事務中,實力固然重要,遠見更重要!
   我們的學會是由各院校的領袖與專科醫師組成的,沒有誰能夠把持這個學會,或許在一些事物上,有什麼誤會或不滿,那都是一時之事,重要是我們能夠團結,打好基礎,成為亞洲中的力量(Asia Strength)。我們也應考慮積極參與AAO,在亞洲與兩岸植牙贗復的領域,我們可以考慮參與!
2015我們將再度主辦AAP,上海這次年會中國非常慎重其事,如果這次雙年會他們盛大舉辦,
2013印度也辦得很成功,2015將是我們極大的考驗與我們最美好的機會!



AAP年度理事會,北京友誼賓館
P.S. 韓國宣布捐獻一萬美金當作年輕學者競賽獎金基金,中國隨之宣布他們也捐出一萬美金!